您的当前位置:澳门赌场网站 > 肖战 >

【博君一肖】原创听说肖同学宁折不弯HE向校园文

时间:2019-10-15

  肖战想笑他话多,又觉得他最近本就聒噪,尤其对他比去年练舞的时候不知道热情了多少,一时间把话收了起来。 肖战一进自个儿房间,“哎”的一声就把书包放在地上了。不怪他柔弱,文科生虽然作业看起来比理科生略少,但也只是少了烧脑的部分而已,学文科的孩子想考个好大学,除了刷题还要进行无止境的背书,像他的书包,英汉词典、必背古诗文、历史提纲、政治书、地图册再加上一科一本的五三。压死个人。 那节课虽说九死一生,但王一博依旧死里逃生。他运气不能不算是好,被抽到的是A篇的表格题。他先是趁着念答案的时间浏览表格,接着再鸡贼地把每题的题目读出来充做审题,最后完美地结合图题完成了讲解。 肖战反反复复地看那封信,load more,直到面色红到极点才将它收起来。昨晚的对话适时闯入脑海。 肖战好奇得很,转头就想问王一博。虽然王一博话少,在班上也没有几个好朋友,好在肖战和他坐得近又话多,两个人起码还算半熟。 妈妈端着一盅炖雪梨进来的时候,肖战正在背书。他看见妈妈来了,乖巧地接过那汤准备喝。 不一会儿,晚自习正式开始,肖战终于结束了四处乱瞟无尽发呆的状态,开始认真学习。 脑子早已降速的肖战后知后觉地明白,低下头,轻轻“嘁”了一声。耳尖红得很真实。 估计少年实在不想在肖战面前说出犯错经过,于是耸耸肩,继续岔开话题:“战哥,我真得报答你。要不我送你个东西吧?” 其实王一博是因为父母中午又不在家,临时被通知去亲友家吃饭才耽搁了写作业的时间。而他又是每天必睡午觉的人,干脆就不写作业了——哪晓得早上已经上过课的英语老师又占了下午第一节的体育课来讲评。当真流年不利。 和肖战对视时,他的脸更红得不能见人,两个番茄似的人相对,肖战率先打破尴尬同他说“早”。 肖战到班上的时候,抽屉里多了一盒蛋糕。后桌的郑繁星告诉他,那多半是王一博给的。 有个人在这时戳了戳他,他看过去,发现是王一博正把一个方形的黑色小东西递给他。他没戴眼镜,望着那东西好一会也没看出来是什么,接到手中了才发现那是他先前借给王一博的知识总结小册子。 出于文科生的天性,肖战又给王一博同学买了本新概念作文。他预备给王一博一个惊喜,赶在下午的阅读课前半小时不止就到了班上。想着趁对方不在顺便写个激励语连着两本书一块塞对方抽屉里——感天动地同窗情,他都忍不住去幻想王一博的表情了。 可是这个人是王一博,被他yy过的王一博啊。他不光要给自己送吃的,还特地问自己要不要巧克力这么暧昧的东西啊。 他是肖战。他一走到座位边上就开始翻那被自己忽略一晚上的抽屉。抽屉里是一封信,终于被他发现。 肖战自认还算对他有些了解,王一博不是阴沉的人,顶多是认生,或者说闷骚。闷骚啊…… 是时恰逢劳动节,即使在假期的最后一天被赶来晚自习,全体同学的身心也依旧洋溢着节日的喜悦。像是被气氛感染,王一博也沾了满脸的欢欣。 可是脸红算什么,他向来坚信自己只不过是被这个腐文化当道的社会影响到了而已。追循他的本心,他依旧认真地希望自己可以出人头地,认真地希望自己可以家庭美满,认真地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个拥有甜甜的爱情的双人狗,能够大大方方秀恩爱那种。 其实他可以说不喜欢巧克力,男生不喜欢甜食很正常,他可以名正言顺地拒绝尴尬的发生。 过了好久,他忽然回过神来:那张便利贴比口头解释做作多了。而且王一博根本不会傻到要问他为什么送自己牛奶吧。 话一说完,他觉得整颗心成了一个刚出锅的汤圆,又肿又烫;脸上的热一直蔓延到耳尖。 他不禁看向王一博。那是个很俊的少年,棱角分明的五官配上白皙的皮肤,这种长相肯定很讨女孩子喜欢。 这个圣洁的美貌男孩在和他对视后并没有生气,眼睛里反而流露出一种,嗯,名为温柔的味道?他看错了吧,那顶多叫宽容。 王一博觉得很满足,大概是紧张被兴奋冲淡了许多,他大起胆子同肖战说:“其实,我更喜欢你给我抄里头引用的那句诗经。” 作为一个成绩中上的好学生,哪怕他一直认为要上了大学才能恋爱,但心里还是向往着美好的爱情呀。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难道他是闷坏了? 那是一只粉色的大兔子玩偶,圆圆的脸盘,绿豆似的眼,满满的少女(直男)感。它以无主的状态出现在他的椅子上——目测是因为抽屉无法承受其体型,但他第一反应就是这兔子铁定来自王一博。 他拿出课外书想让自己分神,可是他拿出来的是《围城》,他想起钱钟书说过,恋爱中的人不应该问心上人喜欢看什么书,而应向对方借书,有借有还,情感就会产生在这其中了。 王一博来的也早。他是和郭丞一块来的。郭丞笑着同他说什么,他则抿着嘴,脸微红。 晚自习,王一博到得比他早。肖战觉得不同寻常,王一博晚饭一向都是回自家吃的,常常踩着点上晚自习,他看着王一博,觉得对方的早到意味着什么事情的发生。 他觉得王一博有话没说,王一博更是觉得他言犹未尽。两个人一时静默下来等着对方先开口。 王一博大喜过望:“我生日可比你早,八月五号诶,战哥?”最后两个字尾音上挑,像是挑衅。 哦,去年校庆不就有一群妹子被他跳舞的样子吸引嘛,可惜他话少,看起来很阴沉,渐渐就没有女生敢搭讪了。 话说这种平铺直叙的写作风格会不会太啰嗦了?感觉我的文风变化越来越大了。。。如果后期进展太快一定要原谅我这个xxj呜呜呜 陡然想起自己刚收了王一博一个不一般的兔子,他笑起来,那玩偶的性价比不是一般的高啊。 肖战什么时候才会回信?这根木头为什么不说“我会回复你的”?回句话比写封信省了多少事啊。 他坚信王一博不可能偷瞄他,只能怪他第一次看人家的视线太明显,引起对方的注意了。 那是属于高中生的一个普普通通的下午,他普普通通地坐在教室里听着数学老师普普通通的课。四月的阳光照进开了窗的教室,舒坦得让人切身体会到春眠的含义。熬了夜的他像大部分同学一样开始犯困。他眼神涣散,视线乱洒,试图找到更多和他一样普普通通的同学与他共患难。于是他看到了邻桌的王一博。王一博这个丝毫不普通的好同志与这一切格格不入,笔挺的背脊和有神的眼睛仿佛在告诉全世界“我不困”。 至少这份喜欢要告诉人家,而且是面对面、单独地表达给对方。他觉得一块去文艺汇演再好不过了。 少年的呼吸开始急促,他打开信封。映入眼帘的字不俊逸不潇洒,是在理科学霸间流传甚广的扭曲字体。 肖战再次愣住,本就没有平息的心跳再次迅猛起来,他有点发晕,只是呆呆地发出一个“好”的音来。 可叹“礼乐囚姬旦,诗书缚孔丘”,越是为了学习而与周公顽抗,越是会被其拖入睡梦的天堂。睡意再次像一堵无法逃脱的坍塌中的墙向他倒来。他陡然想起一旁的王一博仍清醒地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他一边自言自语着“太厉害了吧他”一边向王一博看去。 过了许多天,王一博都没和肖战再说起那个“报答”,肖战当他忘了,也没继续放在心上。 王一博并不知道肖战要做的事情,他有话对肖战说,急得午觉也睡不着,才沾床就起来去了学校。把人心心念念着,一有脚步声出现,就激动地想一定是他。 他不时趁着学习的空隙忙里偷闲地瞄肖战,一会是完成了一份练习,或者是遇到了什么难题,甚至是拿出抽屉里的作业这么短的瞬间也不被放过。 肖战也是一头乱麻,哪敢立即回答。他转回头,扭捏得像兔子,着急忙慌地写着纸条,再匆匆递给王一博。 他原本每天晚自习后都要练舞,那时候干脆申请不上晚自习和肖战一起练舞。两个少年无比契合地配合着。他心说,原来这就是青春。 话说王一博其人,耿直无情趣至极,身为一个伪文科生,居然也会喜欢《人间失格》这种文艺到发酸的书吗。 “我的每篇日记都与你有关。写日记是为了记录不想被自己遗忘的事情,如果你不写日记了,那么你的生活由我记录好吗?当然,我希望将来我可以笑着说我记录的,是我们的生活。 肖战默默翻白眼:“爱护一下公共财产好吗,课桌上就随便贴东西了?还有能不能把别人送的东西正经地收起来啊?” 天不遂人愿,王一博破天荒地早早到了班级,像是猜到门口的脚步声来自肖战似的,他挺了挺腰,等那人进来。 他其实完全没料到王一博会给自己写信。文科班的理科学霸,上着文科班的课理科也照拿年段前几名的天才,说是理科男毫不为过。按说这种天选直男,根本不会玩这种弯弯绕绕的文艺把戏吧。 他做得淡定,心里其实一点也不平静。他突然想,其实自己根本是想和王一博交流才没话找话的。 王一博静静听着。肖战咽了口口水,感觉自己的头皮有些紧,喉咙也发涩发酸,像剥开一粒陈皮糖准备送入口中一样紧张。 王一博要是问起为什么给他牛奶该怎么答?“礼尚往来”是很好回,可是他突然不敢和王一博说话,而且这个回答还有些做作。 郭丞说:“唉,你别嫌兔子长得一般。它是我那好后桌花了七十块抓了一下午才到手的兔子呢,不是一般兔子。” “一博,你吃早饭了吗,饿不饿?”他笑着去翻抽屉,“饿的话,我这儿有一盒蛋糕。” 晚自习结束时,肖战背着的书包从他身边走过,视线交汇时,更开朗的那个人率先说道:“再见啊一博。” 为什么他要去追问王一博啊。虽然人家给自己送东西很那啥,难道他非要逼问出王一博对自己有意思才开心吗。 他,一个文科班的大熊猫,面对着众多女孩子却没有拥有结束母胎solo的机会,太卑微了。 “何况我瞧文科也不一定不吃香呀,我高一那会儿班上不是有个叫王一博的学霸吗,那哥们儿可是全才,而且理科甩文科几条街。结果您猜怎么着,高二的时候他居然和我分到一个班去了——文科!这种大神都不嫌弃文科,您还能说文科没前途吗?” 由那一天开头,肖战彻底失去了写日记的灵感,干脆就把每天的贴纸按时送给王一博。 城市的另一头,王一博躺在床上,就着床头灯反反复复地看着肖战写的那张字条。 肖兔子正思绪万千,恰逢汪卓成同学给自己打水回来。他槑头槑脑地问:“大成啊,你对我这么好,是看上我了吗?” 虽说腐家文化博大精深,但他不仅一边反反复复地考虑自己脸红的原因,还一边给这种行为找借口开脱。 他有什么好羞涩的呢,反正自己大男人一个不怕丢份。何况还脑内模拟了那么多回。 但当他看到那只兔子时,心中震惊有之,迷茫有之,却依旧清楚:这一定是王一博给的。 王一博练完舞,汗津津的身体靠在墙上。他想起肖战对他做出的承诺,不禁开始盘算接下来几天多多练习篮球的事情,一边又忍不住仰起头傻笑起来。 像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似的,他“啊”一声转头就要走,再顾不上去听王一博要说的话。 肖战有些烦躁,他们昨晚只是说出了自己的心意,到最后也没做出什么重要决定比如确认关系。他觉得自己不该逃避,好歹是自己确认了无数遍的感情,早晚面对说出来的这一刻的。 肖战像触电一般地把头转回来后,满脑子都是方才出现的尴尬景象。满脑子又都是,临着窗的王一博,脸上洒满了金黄的阳光,白皙的皮肤被照得发亮,甚至有一股浓浓的圣洁味道。 不久前舞蹈室刚熄了灯,四下无光,月光默默洒下,映得两个少年的眼睛熠熠生光。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一生是要你自己过的,当然得活成你喜欢的样子啊。你父母总有一天会理解你的。” “啊还有,我的文笔不好,你别嫌弃,我会学着变好。你喜欢文艺,我一定努力去了解。 他保持微笑,其实一直有点紧张,表情开始僵硬,却不知道肖战也一样紧张。肖战面对着这张好容易维持的笑脸,早把调笑对方的腹稿丢得七零八落,只记得把两本书连着袋子递给对方,上面印着“新华书店”,晃得他脸也微微红起。 “我自信对你很有了解,你的特点很多,对我来说这其中最可爱的,是爱笑,是声音动听,是品质良善。 肖战觉得自己有点窘,他想和王一博说点什么却无从说起。他又想,自己是不是该回送个什么才够礼貌。他掏了掏书包,看到一个苹果和一盒纯奶。 是在收到王一博的蛋糕以后的事情了,他那会总想再给王一博些什么却苦于对送的东西的挑选,以至于在写日记时都毫无头绪。 妈妈看着自家儿子拿着调羹搅汤,不自觉的噙了一抹笑。肖战是个好孩子,活泼而不任性,爱闹而有分寸,对学业也勤快得不行。哪怕平常有玩疯的时候,也绝对不会抛下学习。 —————————————————————————————没有科目黑的意思1551 王一博没有再把贴纸粘在课桌上,至于他如何将那些小东西收起来的,肖战不知道,也莫名不好意思问。 1551感觉我的文风还是好不稳定啊,角色内心戏丰富这种沙雕毛病已经在努力改正了,原谅我叭小可爱。 ———————————————————————耶啵超低调的,小赞知道耶啵会跳舞是因为他闲得d疼去看学神得过多少奖,从耶啵长得一批的奖里看到他得过街舞比赛的名次。 郭丞:“?合着你一晚上就只看到个兔子啊?一博等你读那信不知道等了多久。” 莫名脸红了好几天,他上课也不如之前认真了。亏他学文科有天赋,依旧能把成绩稳在中上的水平。反观王一博,虽说在文科上的水平比他差不了多少,理科却好得离谱,这种人为什么要选文科? “哇,一博你好厉害,肢体协调得不行啊。平常没少练吧?成绩还这么好,不愧是学神。” 临到对方要接过书了,他才想起什么,激动地叫王一博“等一下”,收回东西就拿出标签准备写什么。提起笔又足足愣了好一会儿才回忆起原本想好的句子。 于是他把那张贴纸递给王一博,说:“内什么,今天不想写日记,这个就送给你咯?” 出乎意料的是,王一博表示自己并未看过那本奇书,肖战有点遗憾——估计是少了笑话他心怀不轨给自己送东西的机会。 ———————————————————————————————————————————我觉得篮球赛真的是校园文必备名场面了。。 你见过洛杉矶凌晨四点的天空吗?我没见过。但是在这天的六点四十,如果你起得早,正好也在上学路上,你可以看到一个穿着校服的少年,带着满脸的兴奋和羞涩,踏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向学校。 肖战又“噫”了一声,但是回应了王一博说的“报答”:“那我倒要看看你会报答什么。” “我知道你以前有写日记的习惯,好像最近松懈了,是因为把贴纸给了我吗?其实自从你叮嘱我要收好它们后,我就准备了一本日记本,开始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 “虽然这些特点不是只此一家,但是从你成为我的舞伴起,从我在黑暗的舞蹈室对你动心起,我最最喜欢的,就只是你。 他想攥着那纸条睡,又怕自己入睡了不安分把标签弄皱,最后只好把它放在床头柜上。确认数次不会被风吹走以后,才关了床头灯准备入睡。 “战哥来的好早啊。”他笑得很开怀,眼里的笑意浓得让肖战怀疑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故意来得早早——好像就为了看他窘迫的样子。 肖战一时间不知道要如何接话。趁着这份沉默,王一博说出酝酿许久的话来:“战哥,周天看我打篮球吧?” “噗,”肖战强行收起笑意,努力把话题往正经的方向移,“你看过《人间失格》吗?” 下课时,王一博趴在课桌上,转头对肖战说:“呀,战哥,我要怎么报答你呢?” 王一博接过袋子,里面除了书还附着两张肖战向店员要的书签,他抽出其中的标签,默念上面的句子。 肖战把书借给了王一博,并下意识觉得这厮可能看过《围城》,但他觉得这个想法未免有些自恋,毕竟再怎么看王一博也像直的。 他和王一博中间隔了一条道儿,说实话,他一直是一个向往学习的人,所以才会争取了自己这个第二排的好位子。之所以敢在上课时偷瞄王一博,是因为对方坐在最后一组,而自己坐在倒数第二组,王一博上课要看黑板就绝对不会瞥见自己的脸。 于是他假模假式地在便利贴上写下“子曰:来而不往非礼也”,然后把便利贴粘在了牛奶上。 肖兔子闻言,抬起头来安慰他的好母亲:“妈妈,不是文科生难出头,文科理科不都是要学得精了才能出头么。 四月下旬的某天下午,英语课。英语老师照旧抽选同学来讲解阅读题。巧的是王一博不仅没写卷子还被抽到了。他视死如归站起来时,手上突然多了一张写满了答案的卷子。 肖战突然醒了。不普通的王一博让他想起自己还是一个普通的乖学生,于是他决定继续认真听课,认真地走向出人头地的道路。 大概是又一次和妈妈的争吵后,渴望叛逆的滋味;又或者是被那个笑得清朗的少年暖了心,酥了肠。 其实王一博还是有些后悔的。告白的话为什么不当面讲,纸短情长固然有理,却始终没有亲口说的“我喜欢你”来得有力。

名校集团 软件 汽车之家 在线教育
联系我们

400-28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赌场网站